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武大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艺术梦幻 时代烙印——武大明画展寄语

2014-01-23 10:06:03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臧新明
A-A+

  我的同学好友武大明兄长在其油画艺术之值向上攀升的吉祥佳期,将举办一个极为重要的“朦胧”或“启蒙”或算是“回顾”的个人作品展览。在我去年听说后,为之深深感动,在观赏这些“小小”作品的同时,无不为初绽的“花朵”叫绝,更为感慨的是,这些作品都“强烈”地打下了时代的烙印,在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在中国美术发展蓬勃向上的今天,真可谓显得尤为“珍贵”。这些画与其说是大明好友在艺术技艺上探索的里程碑,到不如说这是一部更为重要的阳泉历史发展的教科书。因为这些作品容纳了一个特殊时代的艺术追求,和特殊时代的历史记忆。

  当我们步入武大明少年时代那充满向往的神奇世界时,那一幅幅探索中更显示求知欲旺盛的、略带一些稚气却表露出天分的画面,却在近四十年后的今天仍绽放着奇异的色彩,使我们欣赏者为之感动。因为这里面不仅仅是单纯的笔触与色块,所展现的一个表面的绘画所为。透过表象,透视其蕴藏的内涵,我们发现,那轻快无邪的色块组合不正是那个特殊年代的、活生生的明证和紧扣时代主旋律的一组有着强烈节奏感的世纪颤音吗?我们因此而回忆,因此而感慨,也因此而激动和落泪。画家是什么,画家是和普通人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一员,是和普通人一样用眼去看、用耳去听世界之瞬息万变的真实展现,在看和听的同时,同样在思考,同样在通过大脑的“底片”会留记下时代之酸甜苦辣的痕迹,而唯一不同的是画家可以用笔、用色留下更为清晰的“第一手证据”。因为可视,或许更觉得有说服力。武大明的画正是这样,为人生的追忆留下了可以鉴赏的、审美的、引人入胜值得回味的描写历史诗篇的画图记实。

  我们在为西方油画艺术辉煌成就所惊叹的同时,也为达芬奇、伦勃朗,古典主义之严谨的、扎实的、写实的画风而感动;也为梵高、塞尚轻松自如的印象派那明朗的色调又一次挑动了绘画历史的进程而欣慰;也为毕加索、马蒂斯现代主义之抽象风味的崛起,开启了西方绘画的、新的篇章而思考。在这里我们为这些巨匠叫好的瞬间,却发现他们大多都没有受过“高等美术教育”的严格训练,他们大多都在绘画天才的思维形成中铸造了自己独特智慧的辉煌业绩。在中国却由于“文化大革命”,意识形态变得极为敏感和狭隘,绘画在排除西方影响的同时,更加大了政治的筹码。在一切为政治服务的岁月,美术教育同其它教育一样受到了空前的破坏,大学美术教育几乎完全瘫痪。武大明正是成长在这样一个既需要绘画服务于政治、服务于社会,而又缺失接受西方系统美术关怀的隔绝时代。因此这时的大明并没有当今高考的利益驱使,而是特别单纯发自内心对绘画的喜爱,不断地、默默地追逐着自己的梦想,和同时期的画友一样悄然打开了一片唯美的天地。大明在这样淳朴的沃土里,描绘了自己的“小小”世界。尽管,我们的主人公没有见过梵高,没有看到过伦勃朗,但他能够如饥似渴地,孜孜不倦地从一些印刷不很清晰的、有限的图片里,揣摩大师的足迹,并在不断的实践中寻找着自我存在的价值。好歹从绘画理论上讲西方油画是以客观为导向的表现艺术,因此也就给了习画者“自然”这么“一位”不需要学费的老师。

  西方绘画以自然客体为主体描写对象,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与东方绘画有所不同的表现形式。自清代中、晚期传到中国,并发芽、生根、开花、结果,在消化吸收过程中得以有了一种符合中国国情并有着自身独特观感的、新的体现形式。由于西方的绘画理念着手点是从客观感受出发,这也给学习绘画有了较为方便的一面,即通过“写生”这一既方便又可以提高绘画造型能力的学习手段,即便是在那个特殊(文革)时代也可以在缺乏老师境况的现实情形下,凭借绘画之天赋得以极至和有效的最大发挥。喜好并为之刻苦钻研以及坚持不懈是走向成功的最为重要的保证。像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一样,武大明的油画艺术从少年时代,在经济文化贫瘠的困境中,凭借自己对油画艺术执著的追求精神,在大量的“写生”学习中,收获了一篇又一篇田园诗话。从阳泉的旧火车站,到险峻的娘子关隘,从热火朝天的工地,到沸腾的钢厂、矿山......到处都可以见到背着小画箱,骑着自行车采风、学习、写生的“小画家”武大明,时光记忆了他的身影和足迹,一件件小小的作品填满了他彩色的梦幻。在“老师”匮乏的日子里,完成了他初期的艺术基础和绘画技能的重要构成。一座座山,一条条河,一栋栋破旧的小楼等等等等,在大明的笔端和色彩跳动的笔触下,折射着梵高的影子,折射着西方油画的光芒。

  大明以其天生的悟性,与自然对话,以其敏锐的艺术感官,与自然交汇,在“小小画布”的布白中揭示着生命之中所蕴藏的艺术规律。从宏观的视野中窥视黑、白、灰的韵律和节奏,从微观的触觉中体悟立体和色彩的构成,既是武大明在艺术朦胧阶段所追逐的启蒙课题,又是武大明更上一层楼奠定的基石所在。“小小”的大明“少年”刻印在那风风火火的“文革斗争”时代,刻印在追求知识、追求纯真的朦胧境界,刻印在今天集大成的一幅幅宏伟巨制中。

  期待着好友大明绘制出绘画艺术更为美好的明天。

臧新明

2013年6月于明雅斋

本文作者系 山西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日本广岛大学客座研究员,博士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武大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